阿泠

盾冬,EvanStan,柯王子
以上皆不可逆

Ocean

他們面對海並肩坐著。海浪有時能夠淹沒他們的腳掌,而當潮水退回時便能感覺到腳下的沙子被掏空,久了之後沙子便將他們的腳給埋了起來,觸感扎實而有一絲令人舒服的壓力。

也不知道一開始是誰提議要來海邊的──興致來了有什麼理由說不。他們一身輕便,騎著機車,在路上買了一袋啤酒。到的時候海風迎面吹來,一掃不合時宜的悶熱,也將他半長的棕髮吹得凌亂,而另一個他無比自然地替他把頭髮塞到耳後。


因為沙灘上沒有別人,他們便毫無顧忌地將啤酒和鞋子都放在一邊,捲高了褲管,沿著海浪的邊緣散步。

沙子被海浪沖刷得實了,踩過去連一點痕跡都不會留下,不斷拍打上岸的海浪又更徹底地消去了一切。他們走著,拋卻時間也...

© 阿泠 | Powered by LOFTER